域名被盗记:不幸中的万幸

原来总是以为黑客攻击是一件非常遥远的事情。因为我不做黑产,似乎在互联网界也没有什么得罪的朋友。我个人博客虽然什么都有,却从来不涉及争议话题。其原因在与,我既没有能力也没有水平来讨论高大上的问题。这些问题,在我看来,属于“专业工作留给专业人员”的范畴。CBS的60 分钟, Face the Natio[……]

Read more

再回苏州:一点感悟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我其实是被父亲严肃的表情和母亲略带焦灼的嗓音给叫醒的,虽然前一天我不知道是跟哪本书还是哪个代码纠结了大半个晚上。自从开始做科研以来,晚上开工写东西已然成就了一种习惯。似乎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的那片刻的宁静和音乐才能刺激我原始的创作欲望,无论是代码还是博客还是论文还是课程讲义,[……]

Read more

2017之西行漫记:一次西北行

虽说上高中的时候我就已经习惯了青海人开的兰州拉面馆那股子味道。一大碗兰州拉面基本是我和小胖俩人周六补课中午的保留项目。只是我却从没有机会真正地在西北的地界上走一回。于是当领导走进办公室问我们谁有时间去兰州走一趟的时候,我就直接接下了这趟任务。毕竟,吃了那么多年不正宗的兰州拉面,我总得尝尝正宗的兰州拉[……]

Read more

有一种感动叫思念

有一种感情叫做思念,有一种情怀叫做怀旧,而也有一种感受叫做震撼(Shocks)。时光荏苒,我已经回国三年有余,而兰卡斯特的草地、LUMS的旧楼、C39那扇陈旧的木门、Peasnell教授大办公室地面上洒满的书本、Ohanlon教授整整齐齐的办公桌和弥漫着的咖啡香味似乎都还在眼前飘荡和弥漫。一切都恍如[……]

Read more

济南的冬天

应会计学术联盟和山东财经大学的小伙伴邀请,我于2016年12月初去山东走了一趟。山东是一个中国人都不会陌生的地方。这地方既诞生了孔子这样的名人,也诞生了梁山一百单八将这样的勇士,更是出了西门庆和潘金莲这一对“享誉海内外“的那啥Couple。除此以外,山东的饮食也是非常出名的,其中既有《宰相刘罗锅》中[……]

Read more

2016之重庆印象

久仰重庆“三大火炉”之首的美誉,却从来没有真正领教过其中威力。第一次听说重庆的热,是在小学的地理课上。那次周老师绘声绘色地给我们讲了他和其他老师当年暑假前往重庆旅游的经历。其言之,重庆如果刚下过雨,那是非常凉快的。待地面水干,温度回升,人们便能真正领略到重庆作为火炉之首的威力[……]

Read more

夫人访英后记

在整理iPad的时候突然发现了这篇文章。这应该是去年我家领导来英国视察工作之后我写的,但是后来因为忙于博士论文就没有写下去。今天读来似乎有点感觉,但是已然不知道如何写下去。有时候残缺也是一种美吧。

It has been longed for Tingting, my wife, to pay[……]

Read more

写在博士生涯结束的时候

在深圳待久了,便难以适应英国的气候。Bristol的无情拒绝、英国阴冷的天气、对未来的迷茫以及7个小时的时差终于让我早早地醒了。这次英国之行,严格上来说是无聊的,除了重新锻炼了下几个月没有使用的英语,并重新呼吸了英国的新鲜空气。如果一定要说纪念,那恐怕是只有来自兰卡的博士论文确认邮件了。在经历三个月[……]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