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再论会计研究

近日论坛上朱老师的一篇关于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科研考评机制的文章炒得火热。其中心大意就是这个制度对于老教授们来说不太公平。因为新的制度调低了一些所谓党报和易操控的期刊的对应级别,同时提高了一些新兴期刊的档次,如北大光华的《中国会计评论》,清华和香港合办的《中国会计与财务研究》(谢谢Rainer指出的错误[……]

Read more

iPad版Office试用之Word篇(多图)

Update on April 23rd, 2017: Office for iPad近年来已经进行了大量的更新。我也把我设备从iPad 2更新到了iPad Air 2。目前我感觉,Office for iPad的可用性已经大大提高,同时也增加了对Dropbox的支持。事实上,我最近的几次会议报告P[……]

Read more

规则与寻租:国人的思维困境

首先,这就是一篇拿来发泄和骂人的文章。所以如果有人不待见这篇文章,请自动绕行,You are still welcome。我没有打算把这篇文章写成学术文,更没有打算发表。所以我也不打算修正任何逻辑和语言。所以如果诸位看得不爽,请海涵。或许有人会觉得这个文章写得很浮躁,有人会觉得很愤青,甚至不符合一个[……]

Read more

朦胧:读《Nothing to Envy》

终于在新来的Kindle Touch上看完了这本《Nothing to Envy: Real Lives in North Korea》。这本书我9月份买的,当时亚马逊售价4.6英镑,而就在刚才,这书的价格已经跌到了1.09磅(Kindle版本)。对于一个痴迷于钱的会计系学生而言,这种消息显然是不幸[……]

Read more

忆恩师许家林教授

序言:实在是没想到,我博士尚未毕业,却要提笔来写这篇文章。它是这么早,甚至于早过了英国的秋天。有人说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然而真的是这样么?先生的离去,对于会计学院和会计学界的损失,我暂且不论,那是官方通告的事情,但是对于学生,对于我的师弟师妹,绝对是个非常大的损失。因为先生的为人处世,先生的治学[……]

Read more

谈谈中国式逻辑:胡思乱想

今晚与好友出去小聚,顺便闲聊,边聊到了一些有关体制的话题。同时联想到昨日发生在湖南的曾成杰事件以及数月前贵阳的黎庆洪打黑,外加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刘志军案件,我发现有一个话题很有意思。那就是,中国人的性格到底是如何的?与之前的关于读博之困的讨论类似,这个话题注定会充满争议。同时,这个话题非常复杂,属于[……]

Read more

行走中国之2012年归国休假后记

终于在被老板逼着在三个小时之内跑出了192道回归并画了16张表格之后,我迎来了本周的周末。显然,由于对于学术的渐渐不敏感,我不可能在博客里写关于银行会计的任何内容。而这个话题,却在我的心中盘绕了好久。那就是为我去年圣诞节的回国之行补上一篇后记。考虑到第一年的后记已经大大地超过了时效期,这次的递延就算[……]

Read more

国外真的有那么好?

最近做研究的感觉爆棚,脑子里的想法也出奇地多,这自然也影响到了我写博客的心情。而今天我则想来说一个关键性的全民话题:国外真的有那么好?这个问题的敏感度虽然比不上我之前的学术话题,但是却波及更广的人。其原因很简单,身在海外多年的人总是对自己的祖国有着那么点带着梦幻的想念,而身在国内的人往往觉得西方就是[……]

Read more

读博之困:到底什么是研究?

这篇文章我构思了很久,也想了很久,是否要写。因为这个话题非常敏感。其敏感何在?我的朋友圈里大多数都是科研人员和潜在科研人员。在这个圈子里混,最核心的哲学就是少说多做。因为一旦犯众怒,轻则众叛亲离,重则性命不保。因为这文章我要讲的就是我对于研究的一些看法。其核心就在于,到底什么样的研究才是我所向往的研[……]

Read more